今天打電話到公司,把這禮拜的班全取消了。

夜晚是詭異的寧靜。
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因為我的言語而激怒了你?
或許是我胡思亂想?
但我想對自己說:
親愛的我,可以不要再做比較了嗎?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平衡的基準點,為什麼還硬要......?
希望別人疼是誰都希望的,但你還是要懂得自己賺得吧!?

我記得那個我常常跟你吵的話題。
你說那是責任、我說那是多餘。
然後你收到了東西,我說不用回禮。
假設就算你沒有給予那個責任,她是不是也會給予?
我與她的位置是天壤之別,雖然沒有所謂資格的上的區別,但她的確也是你目前生命的一部分。
這不是段三角戀情。我是這樣定義的。只是你需要給予一些責任,因為有些人、事、物,並非只有你在承擔,所以不得不承認,她目前仍是你生命中的一塊。

其實我一直不願去想,或是承認這個部分。
我在恐懼。
記得曾經與你分享過這份恐懼。
我害怕著死灰復燃,而你卻要我不要擔心、別想太多。
相信你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我相信你。

到目前,能做的就是不斷自我調適。
至少還沒有像以前一樣出現一種極度悲傷的疲憊感。
因為我知道只有我是唯一。


明天一早八點的飛機,離開台北,飛回老家──澎湖。
這個暑假,我一直在羨慕別人可以出國去玩;雖然我不是出國,但至少也是搭了飛機,到了一個很多人想去的地方玩。

回那個目前唯一能使我沉溺的地方好好放鬆吧!
我要回到大海裡,好好的沉思與放空。
這是一段澎湖、大海、生命,與我的故事。
曾經在滿片珊瑚與魚群中的我,想起了最初的生命故事而喜悅的流淚的自己。

即將要離開這兒,此刻我想著你。
多麼希望你能夠與我回家,回到那個我最初的地方。

晚安,我愛的你。

創作者介紹

☆↘My Blue Sky↖☆

shanik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