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份,在高雄的最後一個夜晚。

再平凡不過的一天。
下午與母親去夢時代吃午餐與逛街。
颱風沒有經過南台灣,但仍可以感受到風的強勁。

這趟回高雄的行李很輕便,後背包與一袋雜物,所以回台北也不用大包小包的。
這趟回來,老媽看到我的行李說:「你這次怎麼帶這麼少東西回來?」
我說:「不然要帶多少?」
她:「我怎麼知道!你每次來回都感覺像在搬家一樣。」
恩...... 我下次我注意一點的。

今天有著一股很濃厚的想念,也有很多想要對話的衝動,不過我都忍下來了。
想念,能否傳到對方的心裡?這是個很有爭議的問題。
如果可以,那其實挺欣慰的;如果不能,那也算是正常。
姑且不論這個抽象的問題。最根本的問題,是當對方忙碌或時空有些不便時,你卻想念對方,那才是最辛苦的時刻。
因為那股想念,沒有得到一個回應。或許事後能獲得彌補,又或者沒有。
所以我讓自己有事做,讓自己忙碌。不想要這想念空在那裡、懸在空中;用忙碌來遺忘這股想念,然後懸在空中的她就會慢慢消失,光芒漸漸退去,因為我的注意力轉移了,眼裡的光不在那身上。

早晨抽的牌,讓我有點傻住──《婚禮》(Wedding)。
抽到這張牌的第一個想法是:「這到底跟我今天要知道什麼有什麼關係!」
翻開書閱讀這張卡的牌義補充,看著看著,怎麼想都是覺得與自己無關。
但文中有一句話很吸引我:「這張牌受愛與正面的能量環繞,所以不要擔心它的意義。」
除了這句話以外,其他的感覺都... 真的與我無關。
難道我身邊真的有人在今天決定要結婚了嗎?只是還沒跟我說而已。

其實今天一整天都是很平靜的心情。
儘管我上述友說到想念的片刻,不過那情緒很快就被我給轉移了。

夜晚的高雄不像台北一樣涼。
晚安,我成長的城市。

創作者介紹

☆↘My Blue Sky↖☆

shanik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