疲憊的一天。

早上約莫九點十點的鬧鐘,起床時,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快到了盡頭。
前一天活動了十九小時才休息,結果只睡了四到五個小時左右就起床了。

這兩天真的是整天都在外面奔波。
昨天在東區,今天在信義區。

最近有點越來越不知道該在部落格打些什麼。
以前心情不好,會打一些比較情緒的字眼,可是現在都直接想跟對方說清楚,懶的在用這種隱藏式的方法發洩。
但是對於不認識的人,就想要在這邊說了。
不論是家人、朋友、愛人,其實身邊都有一些我們不喜歡的人。
那些不喜歡的人,有些可能是親戚、有些可能是好朋友、有些可能是不是很熟的朋友。
對於那些不是很熟的朋友,我真心希望身邊的人能夠與他們拒絕往來。

會這樣,一來是因為這些不是很熟的朋友,在我的眼中大部分都是無益於我身邊的人。如果有益的,我不會在這邊談。
二來,他們的目的和意圖可能不軌,而當他們靠近你身邊的人、你愛的人時,心中的警戒當然會響起,然後就憤不得這個人立刻永遠地消失在我們的生活圈。

其實不太了解把身邊的人都當朋友的那種心態是怎樣,明明都解釋過那些人只是雜魚,但還是跟他們多少還有些交談或來往。
問題不在於兩人之間的關係,而在於那個人根本沒有資格當你的朋友,且意圖也並非單純。
然後我也不太了解時常心軟的個性是怎樣,明明自己說的話過不到一小時又改變。

好吧!我想我現在又是在談論些很情緒的字眼了!
一部分是今天發生、一部分是翻舊帳。

簡單來說,我就是討厭那個人!難道你不能為我這個更好的人而別再去跟那種爛人來往了嗎?
我相信這是個很自私的想法與霸道的作為,就很像白癡小學生跟人家說「不要跟他當朋友」這樣。
可是我就是不爽那種人;更正確地說,應該那一類的人。
我知道你們彼此根本沒有什麼互動,但我就真的看不爽他。

有時候,我會聽愛我的人、愛我的朋友、愛我的家人,所說的話。
當然,我也希望我愛的人、我愛的朋友、我愛的家人,有時候也能聽和做我說的話。
我希望的是這樣。

當我一直在罵這個人時,你回我:「讓你罵他罵到爽。」
喔...... 然後呢?
我罵他有個屁用!他是認識我知道我是誰嗎?如果讓我在他面前臭罵他然後再揍個他三十幾拳我還爽一點。
雖然他沒惹到我,但是他存在在你的生活圈就是引起了我的眼紅,以及醋桶的發酵。

為你所愛或愛你的人,做一件讓他快樂的事情,真的並不難,好嗎?

一直以來累積與想講的話講完了。
儘管我知道事情可能依然不會改變,但我也習慣了。
我只是想要把內心的怒火給說開,當然更希望你能做些事情。就是這樣。

發怒完之後情緒並沒有下降,反而現在睡不著了。
可是今天不說出來真的會害我憋出病來。

我已經委屈已經接受已經承受這麼多了,這一點點的要求,並不困難。還是你覺得很困難呢?
我也並非故意要這麼說自己,可是這卻是個事實,然後我只想要每個一點點的要求能夠被看見與回應,而不是沉默或模稜兩可與搖擺不定。

我想我需要喝口水冷靜一下。(拿起我的名牌馬克杯...)
恩... 我說完了,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回應。

晚安。

創作者介紹

☆↘My Blue Sky↖☆

shanik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