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自己學習的這領域,常常要用一種外人聽不懂的方式與自己人對話。
通常這是不自覺發生的,但當意識到時,卻已經是對於這樣的方式感到疲憊。
人與人的交談不可能永遠只保持在一種深層的交流,而且這樣的深層,很多時候是被訓練出來的。
不過我很喜歡與不是這領域的人這樣說話,一種是我們被影響、一種是他人天生或後天就有這樣的能力。

今天與一個人的談話讓我很滿意,至少在過去一年內鮮少這樣分享過,而且話題已是一年前討論過,如今再討論起來更別有風味。
不過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影響就是了...... 哈!
但從另一方面想,我在對話中看到了些許擔憂,那種擔憂很不舒服,而且我懂那種情緒的翻滾是什麼感受。
兩個人真誠的對待時,其實不太需要有太多的問號,因為用將心比心的方式就能理解對方的感覺了,但之所以會成為問題並從口說出,那就已經是一種潛意識的不安。我想我需要克服的其中一個困難就是這種不安吧!但看到很少會這樣不安的人突然擔心起來,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安慰。


最近好多事情混雜在一起,而且沒有時間可以好好整理,等這陣子熬過去後,我想我需要花點時間回顧與思考一下。
從當兵、出國,突然轉換到先考研究所、走諮商的跑道,然後又混雜了一些學校和家庭的擔憂,以及大情小愛和生活步調的事情,我深深感受到身體一直在抗議這些行動。

上週首次體驗並了解了何謂家族排列,我上場後第一個想看的議題,就是我與我自己的關係。
我扮演了我自己,然後也請別人扮演了我,接著身旁一個人扮演家排師。治療開始時,那個扮演我的人,馬上是不斷的搔頭與崩潰,然後嘴裡拼命喊著:「你到底在搞什麼!」「真的很煩!」然後胸悶到不斷打嗝,最後癱軟坐躺在地板。
家排師緊接著要我做冥想靜心一下,結束後,扮演我的那個人看起來好多了,不過還是癱軟在地板,而且一動也不想動。
這樣的畫面我看完一點也不驚訝,只是我很難過自己怎麼會這樣對自己。
說好的要好好愛自己與照顧自己呢?天阿...... 對不起讓自己這樣受苦了。

希望考完期中考與碩士班考試後的我能夠真正的好好輕鬆一下,然後與自己好好約個會。


今天稍稍的分享了我國小的故事,不過大約是十分之一而已。但是那種童年不開心的回憶卻又馬上湧上心頭。
有機會要好好的把這些故事寫成文本整理一下。(這話說幾百次了!還是沒行動阿!)
記得跟老翁晤談時,我把一生到現在的故事都談論過了。而當時老翁要我為每一個階段的生命予以一個命名。
我給予每個階段的命名為:
小學以前:「接與受的成長」
小學:「思考的成長過程:原諒我以外的人,還有我」
國中:「苦難中頓悟」
高中:「至始至終,還是要從遠點出發」
大學:「現在即是永恆:一切事物只差別在一念之間」

當時老翁聽到高中階段時,默默地說:「你每次的命名都好長......。」
我也默默的回答:「難道以前沒有人這樣嗎!」他說:「沒有。」
雖然自己這樣子命名,但如果現在要我再重新想過一次,或許我會改變命名,又或者我會因為這當時的命名而對這些故事有更不一樣的看法。
不過想起那些不能填補的過去,還有很多不情願、不甘心的過程,心中仍然有著不舒服的結糾著。我覺得這是需要時間去好好解決的。

時間不早了... 寫著寫著已經超過12點了。
我只是想說,晚上在等公車想起那些不甘心的過去時,我剛好撥放著周杰倫的《超人不會飛》,然後差點不爭氣的哭了。
我相信我以後會也能這麼棒這麼有自信的,不怕那些過去的失落,而是要感謝過去的總總造就了我的成功。先為未來的自己說下這些話。

創作者介紹

☆↘My Blue Sky↖☆

shanik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